彩票顺口溜

聯系我們

深圳律師

廣東華商(龍崗)律師事務所

聯系人:周小姐

手  機:18126265366

電  話:0755-89750818 

傳  真:0755-89750828

郵  箱:hslg@huashang.cn

網  址:fnlvhe.com

地  址:深圳市龍崗區中心城龍福

        路榮超英隆大廈A座12層


查看本所交通地圖和交通路線
  • 我要咨詢律師

專利法上的公共利益探討

發布日期:2015-07-17 來源:華商龍崗律師

  一、引子

  蔣俊峰于2008年9月16日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申請了專利號為200830177984.6,產品名稱為“煙灰缸”的外觀設計專利,該專利于2009年8月19日授權公告。針對該專利,重慶市合川區健力玻璃器皿廠(下稱請求人)于2010年7月29日向專利復審委員會提出了無效宣告請求,其理由是:本專利不符合專利法第五條的規定,請求宣告本專利無效。

  請求人認為,本專利的煙灰缸整體形狀采用類似鳥巢的造型,而附件2和附件3均公開了國家體育場館鳥巢圖片,與本專利的區別是一個表示建筑物,一個是產品。鳥巢是2008年北京奧運賽場,于奧運會之前完工,它不僅是北京奧運會的標志性建筑,而且也是我國知名度最高的現代化建筑物,是極為寶貴的一項奧運遺產,把這種富有極高藝術價值的著名建筑物的設計思想和外觀造型復制在煙灰缸上,成為受保護的專利,這無疑是對公眾不公平,有害于公共利益,該外觀設計的實施或使用會給公眾或社會造成危害。因此本專利不符合專利法第五條有關妨害公共利益的規定。

  合議組認為,首先,就本專利與國家體育場兩者整體造型而言,本專利的主要線條幾乎原封不動地復制了國家體育場的設計,兩者均采用網格狀的構架,外觀看上去仿若樹枝織成的鳥巢,故兩者整體形狀十分近似;其次,國家體育場為著名的建筑物,本專利將眾所周知且著名的建筑物--奧運主場館的鳥巢形設計用于其煙灰缸上,顯然屬于仿造行為,無實質性創新內容。因此,本專利煙灰缸外觀設計的實施或使用會給公眾或社會造成危害,其明顯妨害了公共利益。因此,本專利不符合專利法第五條的規定。2011年6月9日專利復審委員會作出第16730號無效決定,宣告200830177984.6號外觀設計專利權全部無效。

  幾乎與此同時,國家體育場有限責任公司認為熊貓煙花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瀏陽市熊貓煙花有限公司、北京市熊貓煙花有限公司、北京市城關迅達摩托車配件商店侵犯了其對“鳥巢”享有的著作權,于2009年3月3日向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了著作權侵權之訴,案號為(2009)一中民初字第4476號。國家體育場認為,北京2008年奧林匹克運動會主會場國家體育場(即鳥巢)于2008年6月27日竣工驗收,其是該建筑作品的著作權人。國家體育場發現市場上出現了由第一被告監制、第二被告生產、第三被告銷售的“盛放鳥巢”煙花產品,該煙花產品模仿了“鳥巢”的獨特藝術特征,剽竊了原告的創作智慧,因此構成了對其著作權的嚴重侵害,請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停止對原告著作權的侵犯。北京市一中院于2011年6月20日作出判決,認為國家體育場享有對“鳥巢”建筑作品的著作權,“盛放鳥巢”煙花產品的制造和銷售行為侵犯了國家體育場的著作權。


  二、相關法律問題分析

  根據專利復審委的決定,國家體育場已經成為國家級的地標性建筑,因此其設計思想和外觀造型已經構成公共利益,任何人對其壟斷性的使用均是不恰當的,體現鳥巢設計思想造型的煙灰缸外觀專利的實施或使用會給公眾或社會造成危害。而根據北京市一中院的判決,國家體育場有限責任公司對“鳥巢”享有著作權。顯然,前述復審委的決定與法院的判決所依據的事實基礎可能存在重大沖突,據此,有以下問題需要我們解決:

  1、在專利法領域,如何界定公共利益,專利法上所指的公共利益與其他部門法所指的公共利益是否具有完全的一致性;

  2、當某一私權的行使有可能構成對公共利益的妨害時,專利行政部門是否有權決定限制該私權的行使;

  3、特定情況下,如果需要對私權進行征收或征用,以滿足公共利益,應當遵循什么樣的程序。

  (一)如何界定公共利益

  專利法第五條第一款規定,“對違反法律、社會公德或者妨害公共利益的發明創造,不授予專利權。” 但是專利法及實施細則中,并未對公共利益作出定義。即使通觀我國的其他部門法律,也難以找到對公共利益的精確定義。因此,準確定義專利法上所稱指公共利益,是極其困難的。但是,通過邏輯分析不難理解,在某一特定條件下,即在具體的個案中,發明創造是否對公共利益造成妨害,只有是與否兩個唯一的答案,沒有中間狀態。因此,在個案中,我們完全可以通過法理分析,通過判斷“是”而定義“否”,或者相反。《審查指南》也是按照這個方法給出了判斷的方法:“妨害公共利益,是指發明創造的實施或使用會給公眾或社會造成危害,或者會使國家和社會的正常秩序受到影響。”“妨害公共利益,是指外觀設計的實施或使用會給公眾或社會造成危害,或者會使國家和社會的正常秩序受到影響。”

  根據審查指南的精神,我們可以發現,妨害公共利益的行為最突出的特征即為社會危害性。根據我國的法律體系,具有社會危害性的行為,通常會觸犯其他的法律規范,如《社會管理處罰法》或《刑法》,或者其他行政法規、規章等。而專利法第五條第一款所規定的公共利益,與法律和社會公德處于并列的狀態。因此專利法上所指公共利益,應當是一個狹義的概念,是排除了法律和社會公德的“公共利益”,即若某發明創造已可確定其違反了法律或違反了社會公德,就未落入是否考察公共利益的范疇。當某發明創造的實施或使用沒有違反法律和社會公德,卻具有其他社會危害性,就需要考慮是否需要以公共利益為由不授權。而其他社會危害性,可能在行政法規等規范性文件中有規定,也可能沒有。那么,行政法規等規范性文件中規定的具有社會危害性的行為是否一定就是妨害公共利益的行為呢?行政法規等規范性文件中沒有規定的其他具有社會危害性的行為是否就一定不屬于妨害公共利益的行為呢?

  通過比對第五條第一款和第二款的規定可以發現,專利法上注意到法律和行政法規的區別并將之嚴格區分,因此完全可以肯定,某些違反行政法規等規范性的發明創造,不能被授予專利,但決不是只要違反了行政法規等規范性文件的發明創造,就一定不能被授予專利權。在某些情況下,并沒有違反任何法律法規的發明創造,也有可能因為妨害公共利益,而被禁止授予專利權。

  綜上,專利法第五條賦予專利行政部門界定公共利益的權力,賦予了審查員較大的自由裁量空間,公共利益的界定以及判斷對公共利益是否構成妨害,審查員可以根據個案情況具體處理。專利行政部門認為必要時,為了公共利益可以對私權進行一定的限制,即對發明創造不授權。

  (二)公共利益的判斷標準

  雖然我們沒有辦法給公共利益準確定義,但在個案中,完全可以根據相關理論,判斷發明創造是否妨害了公共利益。

  根據相關理論,可以考慮從以下幾方面考慮是否構成公共利益:

  1、公共性原則:較私人利益而言,公共利益首先是一種公眾利益,受益主體具有普遍性。

  2、合理性原則:由于一種公共利益的實現經常是以其他公共利益和私人利益的減損作為代價的,因此在界定公共利益時就應當遵循合理性原則(或者比例性原則),即要對局部公共利益與整體公共利益、短期公共利益與長期公共利益加以權衡;對可能減損的私人利益與可能增長的公共利益加以權衡;對實現公共利益的不同方式加以權衡。

  3、利益衡量原則:依據立法上概括的公共利益標準征收(征用)后,能否給社會產生比原先“更高的”公益價值。而“更高的”公益價值并非僅指受益人數量多少的問題,而且還包括該征收(征用)之目的之“質”的問題,此種“質”取決于所涉及的利益較其他利益是否具有明顯的價值優越性。并且,即使是多數人受益,也不能建立在少數人的痛苦之上;即使多數人同意,也不能剝奪少數人的基本人權。

  4、目的性原則:即是否符合專利法的立法目的:鼓勵發明創造,推動發明創造的應用,提高創新能力,促進科學技術進步和經濟社會發展。

  (三)公共利益的界定程序

  程序正當,是現代法治的必然要求,而公共利益很可能是以減損少數人的私權為代價的,因此在專利程序中,如何保證界定公共利益的程序合法,顯得尤為重要。

  首先,公共利益的界定事關廣泛的公眾利益,因此專利行政部門應當廣泛聽取、充分尊重公眾意見,保證公共利益界定基于廣泛的民意之上。

  其次,在個案中,由于將某一法益界定為公共利益,可能以減損其他公共利益或私權為代價,因此在界定公共利益的過程中必須聽取利益減損方的意見,并且需要程序保證利益減損方與利益增益方具有平等的、激烈對抗的機會。

  第三,當某一法益被界定為公共利益后,利益減損方應當獲得合理的補償,補償的標準可參考減損方的損失和獲益方的獲利綜合考慮。


  三、案例評述

  綜合考慮前述兩個案例,國家體育場公司對國家體育場這一建筑作品享有著作權,專利權人蔣俊峰設計的煙灰缸利用了國家體育場建筑作品獨特的藝術特征,煙灰缸外觀專利權與國家體育場著作權可能產生權利沖突,煙灰缸外觀專利權的實施將可能妨害國家體育場公司的著作權。專利復審委員會如果認為國家體育場公司的著作權可能涉及公共利益,則應當履行正當的程序,以確定該著作權是否涉及公共利益,如果是,則可對著作權進行征收,并對國家體育場公司進行補償。

  具體到專利無效案件,專利復審委在著作權人缺位的狀態下,就認為“本專利煙灰缸外觀設計的實施或使用會給公眾或社會造成危害,其明顯妨害了公共利益”,這顯然是不恰當的。進一步的,即使國家體育場著作權客觀上已經涉及公共利益,但由于著作權這一私權的存在,在將其征收或征用成為公共利益之前,仍然屬于私利的范疇。


  四、隨想

  (一)立法缺憾

  當某一法益可能構成公共利益,需要依據相關原則、遵循嚴格程序,將其被正式確認。專利法賦予了專利行政部門確認公共利益的權利,但整個專利法體系卻沒有確認公共利益的程序,這不能不說是專利法上的缺憾。

  另一方面,理論上,私權與公共利益之間具有明顯的界限,當私權存在的地方,就沒有公共利益的空間,否則就是以公共利益之名,行對私權蔑視之實。由于專利的特殊性,如果私權的實施可能涉及公共利益而使發明創造不被授權,則相關發明創造不能獲得壟斷保護的地位,那么在專利法上,該發明創造實質上已進入公共領域,專利法鼓勵任何人的免費實施。但在私權被征收或征用前,該發明創造的實施卻構成了對私權的侵犯,因此,若沒有對私權進行征收或征用,則將必然導致專利制度與其他制度構成固有的沖突。但專利法卻未賦予專利行政部門對私權進行征收、征用的權力和程序,這應當是專利法的另一缺憾。

  (二)國家賠償

  國家賠償費第四條規定:“行政機關及其工作人員在行使行政職權時有下列侵犯財產權情形之一的,受害人有取得賠償的權利:……(三)違法征收、征用財產的;(四)造成財產損害的其他違法行為。”

  在前述無效案件中,復審委的決定涉嫌造成了國家體育場公司財產的損害,特別是如果專利權人取得了國家體育場公司的授權,或者國家體育場公司就是專利權人,那么根據國家賠償法,專利復審委員會應當作為賠償義務機關。

  (三)第三人的救濟

  根據相關規定,無效案件的請求人和被請求人對專利無效決定不服的,可提起行政訴訟。但是,如果無效決定涉及私權權利人的合法權益,那么該權利人也應當享有對無效決定的訴權,如果請求人或被請求人針對無效決定提起行政訴訟,而權利人沒有提起,在行政訴訟程序中,權利人也應當享有作為第三人參與訴訟的權利。同時,考慮到權利人可能并不能及時知道無效案件作出了對其不利的決定,權利人訴權的期限應當從其知道或應當知道之日起計算三個月。另一方面,考慮到專利的時效性,可規定權利人起訴的出斥期間。

  作者:張小曉  來源:計兮網(網站)

返回

相關標簽:深圳律師

河北快3 500万彩票 广西11选5 云南11选5 云南11选5 云南11选5 福建11选5 福建11选5